至臻高格 淡彩天成——浅析李翔的淡彩山水画

来源: 神州网 2021-09-2214时58分 作者: 周晶

  中国山水画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和衍变,在当今已基本形成了“百花齐放”式的多元格局。在这个传承的过程之中,随着历代画者所创造的一座座丰碑,当代对山水画的审美要求也不断提升。在如今国画创作“高数量、低质量”的氛围下,创新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李翔《分明还是山林好》 180cm_97cm宣纸设色2015年

  在二十世纪初期,受西风东渐的影响,如留学归来的林风眠等高举“用色彩改造中国画”的旗帜,随之带动了一股变革中国画的浪潮。有志于变革中国画的画家,引入西方写生之观念作为改造中国画的一个重要手段。他们通过写生,走出画室院门,接触现实生活和人民群众,冲破传统题材的束缚,表现被遗落于程式化绘画之外的自然景象。李可染先生在中国山水画上的创新有目共睹,其同样重视写生,在1950年即提到:“改造中国画的第一条。就是必须挖掘已经堵塞了六七百年的创作源泉,这在古人可以说是师造化,我们应当更进一步地说是生活……我认为深入生活是改造中国画的一个基本条件”。1当代画家李翔在绘画变革上不仅重视深入生活中去写生,同样希望用“色彩”丰富中国山水画的创作语言。与一般的油画家改画山水画不同,其有良好的传统书法功底,为此,其提倡山水画的书写性,即山水画须有传统的笔墨趣味和质量,还须表现写生对象的精神气质。这种师法自然的写生创作,使其山水画笔墨表现更加自由,现已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淡彩”山水画之风格。

  李翔《千岩竞秀亦苍茫》 68cmX68cm纸本设色2013年

  明代龚贤提出中国画的四个重要特征:笔法、墨气、丘壑、气韵。2本文就是从这四个方面浅析李翔的淡彩山水画作品,以及其山水画变革的观点及时代价值。

  李翔《山雨才歇天地清》 68cmX45cm国画2015年

  笔法

  李翔原籍山东临沂,其地为“书圣”王羲之故里,书风鼎盛。1962年秋,李翔出生于山东临沂的一位徐姓之家(其随母姓)。其父在临沂文具厂任美工,开设过“小亭书画店”,在当地享有盛名。从三四岁时,李翔便常与父亲鉴赏家藏字画,从小深受熏陶。其心中埋下了一颗热爱艺术的“种子”,其书法亦深受王羲之的影响。

  李翔《版纳春深》 50cm_50cm宣纸设色2014年

  最早认识李翔是在2013年,经友推荐,随其在首都师范大学书画高研班学习了一年。期间李翔馈赠我不少大小精美画册,其作品之中有人物画,也有山水画。尤其是其山水画其境如家乡的山水,一草一木看着都有眼缘。今年6月份特意去山东临沂美术馆参观了李翔艺术馆,其中有李翔捐赠的诸多书画精品。现场有不少他在陕北写生的山水画写生作品,也有平时少见的书法作品,尤其是其草书四条屏非常精彩。细细观摩,其山水画特点多书写性,中锋用笔,以书入画,短线居多,用笔肯定而准确。其放弃了传统的线描勾勒,填色造型的方式,而多用短线、点,通过提、按、勾、蹭等笔法,使其画面结构清晰。其用笔的流畅自如,得益于自幼的书法功底,以及常年在书法临池上的坚持。其擅章草,行书自二王,楷书得黄庭坚笔法,书体疏朗,笔力遒劲,字里行间有一股书卷气。这种笔法体现在山水画上,即用线短促而有力量,点划虽随意皆有味道。这种笔法体现在细节之中,既是打动人的地方,也是其尝试用“色彩改造中国画”的最关键的一个支点。

  李翔《苍岭无尽》 50X50cm 2021年

  墨气

  墨色是中国画最重要的表征之一,也是最具神韵的东方艺术表现形式。在敦煌壁画之中,隋唐之前的山水画多勾线描、施以重彩,设色以岩彩居多;自宋代以后,在绢本上创作山水画多以线勾勒,以墨晕染;自元代以后的山水画多勾皴点染结合,墨的应用更加广泛。当代画家黄宾虹即总结有“五笔七墨”(浓墨、淡墨、破墨、泼墨、焦墨、积墨、宿墨)之说。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之中,偏重墨色,色彩只是随类赋彩的应用,属于被支配的地位。

  李翔《春山明丽》 136x68cm 2020年纸本设色

  李翔的山水画探索创新点就是色彩。如林风眠一样,其从西画的丰富色彩中得到启示,希望用西画之长处丰富中国画的笔墨语言。同理,大自然是丰富多彩的,当代美术思想开放、视野开阔,也需要更丰富的笔墨语言来表达。但是,客观来看,近百年来众多留学归来的画家都把色彩作为了变革中国画的切入点,如吴冠中、刘海粟等等,都是在探索之中,只是初步形成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尚不完善。因这种探索难度颇大,须画者一是有良好的西画创作思想及经验,二是中国传统山水画临摹之基础,二者相结合,方有路径。李翔在中央美院期间画过油画,也尝试过用西画的语言丰富中国人物画的表现形式,这种探索被移植到山水画之上,使其山水画表现形式更加丰富、自由。多年的全军美展的组织工作,使其视野更加开阔,其也意识到:中国山水画如要屹立在世界艺术之林,还需要世界性的笔墨语言,色彩就是其中最好的切入点。这一点可从张大千旅居巴西期间开始尝试泼彩得到印证。在李翔的山水画之中,色彩是主体,其把墨、色、水融合在一起,这种效果不是泼彩,不是晕染等技法反复制作的。而是对景写生,笔笔分明,直接写上去的。如其所言:“在自然之中绘画,犹如入定一般,笔墨皆可化为与自然交流的语言。”

  李翔《傣寨春早》 50cm_50cm宣纸设色2014年

  我有几次现场观摩李翔写生的经历,其皆是现场调墨、调色,现场边讲解边画四尺、六尺的山水画作品,画中山石、树木、高粱地皆有彩墨线条,对景略有取舍,墨色层层递进,有近实远虚之景,亦有近虚远实之境。画法之中既有线描勾勒,也有传统没骨法,也有借鉴宾虹先生的积墨法而反复积彩的效果。

  李翔《丹岩採秀》50X50cm 2021年

  李可染在山水画上是提倡中西结合的。其言“要把临摹前人得来的一套方法放下,要从对象之中挖掘新的方法”。3这种方法的特点是融合中西,把西画之中的块面、调子、体积、明暗与中国传统的笔墨元素相融合,丰富笔墨,达到真实的艺术感受。李翔的山水创作思路与可染先生类似。其用西画色彩亮度、明度、纯度、对比度替代传统墨色,其多选用传统国画颜料,色泽鲜明。画中色彩有深浅变化,色阶微妙而有节奏感。其用淡绿色为主色调,显得恬淡而又雅致。其重视积墨效果的运用,也借鉴了明代徐渭墨中大量加水的经验,使其画面温润而又明亮,这与中国传统山水画设色时调和中间色的方法完全不同。其淡彩山水画面更加清新雅致,冷暖色调的对比不是特别强烈,颇具装饰及视觉冲击力。2020年,李翔等为北京人民大会堂山东厅创作了一件大幅山水画,就延续了这一风格。

  李翔《漠漠烟中树层层云外峰心闲空净净何处着尘踪》 136cm_68cm宣纸设色2019年

  丘壑

  所谓丘壑,就是画境,至于“境”也是中国画创作中最难的部分。顾恺之《论画》中有:“美丽之形、尺寸之制、阴阳之数、纤妙之迹,世所并贵;神仪在心,而手称其目者,玄赏则不待喻。”4如从哲学思维来讲,中国画的丘壑也是画家的心境。李翔心中的丘壑多自然之境,如从小在山东临沂感受到的沂蒙山水一样,其喜欢描绘乡村之自然景象。曾与李翔聊天,其平时工作繁忙,闲暇之余多写字及出外写生。与诸多名家喜欢奔赴名山写生不同,他更喜欢平凡之景。我曾随李翔在河北承德写生两周,一些普通的小山村在其笔下鲜活起来,山村、高粱地等景象颇具野趣。连绵群山之下掩映一两间房屋,犹如幽居之地,皆能可居可游,令人神往。

  李翔《山高仍有人家住仙客未必能胜此》 180cm_97cm宣纸设色2015年

  对于丘壑,龚贤有独到见解:“丘壑者,位置之总名。位置宜安。然必奇而安,不奇无贵于安,安而不奇,庸手也;奇而不安,生手也。今有作家、士大夫二派。作家画安而不奇,士大夫画奇而不安。然与其号为庸手,何若生手之为高乎……愈奇愈安,此画之上品。由于天资高而功夫深也”。5这个观点至今有仍参考意义,其中作家代表职业画家,士大夫代表文人画家,其中职业画家多绘画技巧,文人画家多思想,文化修养,如把二者相结合,则是有技巧,有思想,画画能心手相畅,绘之则为“画之上品”。从李翔山水画作品《千峰竞秀亦苍茫》可看到:近景虚淡,留白;中景一条小径若隐若现,缓缓延伸至远方;远景山峰层层叠嶂,延展至天际。此画构图甚奇,非传统之近实远虚,亦非清代梅清之山水画常用的近虚远实,而是中景实,近景及远景皆虚,可谓为安。此画尺幅为斗方(68cm-68cm),既有实境,亦有虚境,“奇”与“安”相统一。整体呈现出山村朦胧之美,亦可让人产生“卧游之兴”。

  李翔《雾云疏有叶雨浪细无花稳放扁舟去江天自有涯》 136cm_68cm宣纸设色2019年

  李翔有号名一默斋,其一默斋的“一”字,与石涛的“一画论”有关联,亦与老庄哲学相契合:“天地初开,始源于道,道是无,也是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绘画上,“一”为万物之源,既有绘画从“术”到“道”的升华,亦有拨开迷雾直击艺术本质的参悟。“默”字有静中生慧,慧中悟道之意。在李翔的淡彩山水画之中,其丘壑与“一”之道,皆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有石涛之“搜尽奇峰打草稿”的意境。如在其作品《山雨才歇天地清》,近景为一山林,树木葱郁,远景绿意弥漫,呈现一种雨后清新之境界。在这幅画中,李翔化墨为色,其“一”即色彩,其余山川、树木、云雾皆是可以变化的个体。在这幅画中色彩是统筹全局的,林间树木高低错落,雾气笼罩之中又有留白,但都保持在淡彩的色调之中。这种描绘雨后的技法有岭南画派中撞彩的影子,其特点是水在笔墨、色彩之中的大量晕染、反复运用,最终所呈现出的就是一种水墨酣畅淋漓的视觉效果。由此可见,李翔之丘壑亦是法无定法,其可根据不同的写生环境,创作出不同视觉效果的淡彩山水画作品。这是多年从事美术工作的经验积累,亦是一种心有“丘壑”的艺术修养。

  李翔《西海峡谷松树怪飞来右下更嶙峋》 50X50cm 2021年

  气韵

  所谓气韵,是由笔法、墨气、丘壑的综合而成。龚贤提出:“画以气韵为上,笔墨次之,丘壑又次之。笔墨相得则气韵生,笔墨无通则丘壑其奈何?令人舍笔墨而事丘壑,吾则见其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之中。墨如稿灰,笔如败絮,甚无谓也。”6依此为方向可以看出,丘壑是画的核心基础,气韵也只是画家的笔墨游戏,更需要画家有自己的独特认知,对自然万物的真诚。

  同样是黄山写生,弘仁的黄山之境多冷峻、无人之境;梅清的黄山之境多清净、淡雅之境;石涛的黄山之境多奇姿,甚至有人盘坐在松树之上的景观。每位画家的绘画思想、技法不同,最终呈现的效果就会完全不一样。所以“气韵”不过是现实的美,经过画家的艺术再创造所呈现的理想效果,是来源于现实美而又高于现实美的艺术修养。在李翔的淡彩山水画之中,从山水之境,及其题款,皆显露出文雅之气。其在日常教学之中,亦是擅于总结,提倡多读书,平时题款多用古韵做诗词等,这些画外功夫潜移默化之中亦会丰富画面之中的文雅之气。

  变革观点及时代价值

  在国画的教学上,李翔没有让学生简单去临摹自己的作品,而是提倡学生多看展览,开阔视野,有方向的学习。其常言“三日不学习,面目可憎”。从军三十年以来,其皆是在不断学习。从人物速写、色彩、山水写生、传统诗词等方面,不断充实、完善自己。研习山水画应从临摹传统山水入手,总结经验技法;从写生之中实践笔墨语言,探索画者心中之“丘壑”。不仅如此,他认为除了多临摹历代传统经典,还须写书法多临帖,多读书擅题款等等,只有综合绘画能力强了,学养丰富了,才能更好的表现出心中“丘壑”。

  从国内目前山水画创作状况来看,李翔所创作的淡彩山水画是独具面貌的。对比龚贤之“四要”,其心中“丘壑”是核心,笔法、墨气皆是为“丘壑”服务的,而气韵则是整个创作的成果。如其提倡的“军事题材九步训练法”一样,每一步是高质量的,最终“训练”结果肯定是高质量的。其造型、色彩、构成、书法等艺术素养皆至臻高格,其心中有美术创作应为国家服务,为百姓服务的大愿,更有推动中国美术作品走向世界的时代责任感。如其所言,在国画之上的创新探索、实践有可能不是一代人所能完成的,有时候会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但一旦迈开了步伐,就为国人提供了一条路径。此等探索,有开宗立派之气魄和胸怀。李翔的淡彩山水画不仅写时代之风貌,更勇于探索,打破千人一面的山水画创作格局,其淡彩山水画是值得美术理论界持续关注的。

  【注释】

  1.李可染,《人民美术》创刊号,《谈中国画的改造》,载1950年。

  2.刘纲纪,上海美术出版社《龚贤》 ,1962.03。

  3.李可染,上海书画出版社,引自孙美兰《可染论画》之《桂林写生谈》,2005年。

  4.朱良志,北京大学出版社《中国美学名著导读》顾恺之?论画,第52页。

  5.刘纲纪,上海大学出版社《中国书画、美术与美学》,第574页。

  6.朱良志,北京大学出版社《南国十六观》第11观,第410页。

  (作者为佛学博士,《荣宝斋》期刊特约编辑周晶)

  【人物档案】

  李翔,1962年10月出生于山东临沂,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解放军美术创作院常务副院长,中国美协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员,第四届、第五届、第六界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全委会委员。是中国文化名人和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先后就学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和中央美院。多年来勤奋努力,创作了大量美术作品,参加过许多全国性重要展览。组织并主持过许多全国、全军性的美术展览和学术研究活动并多次担任全国、全军美展评委。作品曾在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全国美展中获奖。全国第二届速写大赛获一等奖,作品选入全国中国画百年大展和首届、第二届、第三届北京国际双年展。代表作品有《红色乐章》《画兵》《父老乡亲》《原乡》《扎西平措上尉和阿爸阿妈》《南沙天浴》《母亲·母亲》《南海·南海》等。许多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等海内外收藏机构收藏,出版作品集多部。

编辑: 陈烨秋

投稿邮箱:15255196177@163.com 联系电话:0551-65175218

中安书画网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4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百度